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实战百家乐

文章来源:AG8U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17 06:25:00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实战百家乐听我这么一说,成哥伸出手来拿过手机,拨起号码,然后放在耳边听着.电话接通了,成哥操起一口四川话,在那里说了起来.”啥子哟,我也不晓得是哪个…他只是说要见你,有重要的事情撒…我哪里晓得…” 过了会,成哥忽然伸手把手机递到我面前,说:”你自己跟他讲.”我接过电话,喂了一声,电话那端传来一个细声细气的男声,操着略带口音的普通话问道:”你是谁,为啥要见我?”我说我叫周周,是宝山的,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谈.”哈” ,电话那边传来了一声笑:”有什么好谈的,我不认识你.”我咬了咬牙,说:”那你总认识伟刚吧.我是跟着伟刚混的.” “伟刚? 哪个伟刚?我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.”叶世杰冷冷地说. 我笑了声道:”我本来是想要告诉你,伟刚想找人对付你.那好,既然你不认识伟刚,就当我没打过这个电话.”说完我便挂了电话.我这里倒有间房子,不知道你们合意么?那中年妇女说道:”就在旁边的雅宛,去年的新房,高层,豪华装修,就是价格么…可能有些高.” “多少钱?”我问道.”两千二”她回答说,”所有设施都全.现在就能看房.”白轩说道:”太贵了,换一间吧.”我拉了拉她的手,说:”我们先去看看房子吧.”那中年妇女满脸堆笑,说道:”好,现在就带你去.”说着,她从抽屉里拿出钥匙,带着我们便向外面走去.那房子地处嘉定市区中心,环境不错,电梯到十楼,她用钥匙把门打开说道:”你们看吧.”我拉着白轩往屋里看去…十秒钟后,我转身对中介说:”好了,就是这里了.我们现在就住进来.我跟你下去办手续付钱.这样可以吗?”她笑得脸上的皱纹都堆到了一处,道:”可以,当然可以.”我对白轩摆了摆手,说:”你就在这里等我吧.”晚上峰峰到我家,带了十罐啤酒,我搬了个小桌子到自己房里,让老爸做了几个菜,关了房门和峰峰喝开了,两罐啤酒过后,峰峰挤着眉毛问我:"那个女孩不错,美女呀..."我嘿嘿笑着不说话,夹了块古老肉放进嘴里.峰峰又说:"泡到手请兄弟们吃一顿." 我笑着说一句话一句话,接着问你和那个夏澈怎样了,听到这个名字峰峰便沉下脸去说:"她搬家了,电话也变了.两星期没找到人了."我说TMD你为了她的事情和人打架她怎么现在敢这样.峰峰说算了女人真TM烦别提了.提到夏澈,我便想到中海,于是对峰峰说:"什么时候约中海一起出来吃顿饭吧,他这人还不错."峰峰问:"为什么跟他吃饭?" 我说以后你们几个可以和他多亲近一下,大家一起多玩玩.他在宝山其实混得也还不错.而且比起伟刚来,他远没有那么危险.峰峰点头说好.

十分钟后,中涛回了电话:”枪没问题,但今天拿不到,要等明天.” 一小时后, 李毅打来电话:”石岩找到了,吃了饭,进了家门.看起来今天不会有动静.” 我心中想着:”没有枪的话,对付石岩这样的人那是以卵击石,已经有人受了伤,不能为了报仇而再去冒险,现在我只能赌石岩明天还没有逃走了.” 诸事安排妥贴,我忽然想起明天中午答应了洪嘉洁去月浦助阵.暗想:”这里的局势已经够乱了,希望月浦那边不要出事才好,况且我没有把握一定能帮他在月浦坐上这个位置.因此在我的立场,也不想因为洪嘉洁而同黄静和邵旻彻底闹翻.这样无论小洪坐不坐得上这个老大的位置,以后同月浦打交道都会有诸多麻烦.这一节上,我须得再多加斟酌.想到这里,我便拿出电话,打给洪嘉洁.老人看见小妖出门,呆了一下,转瞬叫道:”快跑啊你.”我哼了一声,说:”你倒有良心.还敢出来.”小妖慢慢从门里走出,看着老人说:”外公,你没事吧.”老人看着我叫道:”你们到底想干什么?” 我轻笑一声,道:”你外孙绑了我一个兄弟.我没办法,到这儿来找他要人来了.”说罢歪头看着小妖.老人大声说:”你们搞错了吧.姚姚,你怎么会做这事情?”我冷笑一声,问小妖说:”你把人弄到哪里去了.”小妖低头道:”武波他没事,我把他关了起来,但人没有受伤.我把人交给你们吧,放了我外公.”那老人在旁边呆了一下,看着小妖轻轻问道:”你…姚姚…你真的…”小妖叹了口气,说:”现在可以放人了吗?”我看了看老人,又看了看小妖,回头对黄勇说:”找根绳子找把椅子,把老头绑起来.”小妖脸色一变,道:”你想干什么?” “你放心,我们不会对你外公怎么样,绑他起来是怕他报警.今晚肯定让你回家.现在,我要你跟我走.”我说道.那个新疆人看见黄勇跑出人群,脸色变了变. 我慢慢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歪着头看着这新疆人说:"朋友,我知道你是艾历瓦尔的人.今天我们有三条路走,你想听听吗?"新疆人看着我哼了一声不说话.我接着道:"第一条路,我现在马上打电话报警,要是警察来了在你们身上搜出钱包,我想这日子你也不会好过. "他看了看我,哈哈笑道:"我没偷东西,又不怕警察."我也笑着说:"那第二条路嘛,我兄弟刚刚回去找一些朋友过来了.他们回来以后,今天我们这钱包也不要了.但是你自己就麻烦了."新疆人听了这话,大声问:"你要打架?"一边对着旁边的小孩挥挥手,那小孩看到他挥手,转身就要逃开,却被小五一把抓住.我盯着新疆人,一字一顿地说:"不是打架,是打你."旁边围观的人们一早就对这些新疆窃贼心怀不满了,一时间起哄的大有人在,"打他","打死他们".喊声不绝于耳.这时那新疆人看着才有些慌乱.我又轻轻对他说:"你也别怕,我都不想打人嘛.第三条路,你现在就把钱包交出来,我就放你走."新疆人左右看看,忽然拉过旁边的小孩,嘿嘿笑着对他说:"喂,你有没有捡到过别人的钱包?" 说着用手摸着他的衣服,掏出一个钱包说:"这是不是你的?是这孩子捡到的."我接过钱包,看看旁边站着的两个女孩,其中一个说:"这不是我的钱包."我呵呵笑着对新疆人说:"那要麻烦你再找一找了." 人群中传出一阵哄笑声.那新疆人脸色汕汕地对旁边的小孩轻声说:"块拿出来."只见那小孩从裤腰带里抽出另一个黄色的女式钱包.旁边的女孩尖声说:"就是这个,就是这个."实战百家乐“我叫董胜.”那人冷冷说道.庄宏走了过来,笑道:”夏刚是张飞的表弟,平时总和张飞在一起.”我朝董胜点了点头.便拉着身旁的庄宏到了一旁,压低声音道:”这些人行不行, 老金那里叫了两个人,看起来很厉害的.”庄宏拍着我的手说:”没问题,张飞和董胜我是知道的,厉害得很.李毅机灵,田勇这人有股狠劲.有了他们,再带上家伙.你放心,谁来都TMD没问题.”我点点头,说:”这回就都靠你了.庄宏从兜里掏出把钥匙,递到我手上说:”仓库钥匙就交给你了.这周围很偏僻,隔壁几间都是空房,没有人,你放心办事.”我拍拍他的肩膀,道:”以后我们就是一条船上混的了,我就不谢你了.”庄宏嗯了一声,看了我半饷,忽然说道:”你小子给我小心点, 凡事多想想我妹妹.出了事就快跑,千万别逞能.”

实战百家乐

实战百家乐终于,我站定在了别墅门前.忽然之间,我心中感慨,想道:”金老板啊金老板,却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之快.”熊拿着撬棒,走到门口.唐杰和沙鱼站到他的身前掩护着,脸对着街面.啪啪两声想起.接着是砰的一脚.那门吱呀一声便打开了.我们四人冲入屋里.客堂里一片黑暗.我抬头一看,见二楼金自民办公室的灯还亮着.手指着那里道:”就在里面,那就是他办公室.”话音刚落,唐杰带着两人便掏出枪来,向楼梯口奔了上去.我正要跟上,忽然间心念一动.走进了楼梯口那间小房间,然后关起门,掀开窗帘从窗户里看着楼上的情形.我暗想:”如果是金自民一个人,要解决他唐杰他们三个也就够了.要是万一…”听到伟刚说出这话,我大吃一惊. 面上却不动声色, 哦了一声,淡淡道:”这样最好,伤了自家兄弟,总不是件好事.” 伟刚盯着我的脸,似笑非笑地说:”那么,这件事情就要让你帮忙了.”我奇道:”怎么? 我怎能帮得上忙呢?” 伟刚的脸上慢慢绽开了笑容,说:”我想来想去,你是最合适的人了. 第一,这次的事情,和你没有关系. 第二嘛,我听说你和月浦那里,关系搞得还算不错.”听到这里,我心头一紧,忙说:”哪里的事情,伟刚哥,你是听错了吧,我以前跟着你,向来和月浦是誓不两立的,那次和阿飞的事情,你也是知道的,我这样的人,又怎么会和成哥他们有关系呢,你一定是搞错了.”伟刚摆摆手说:”我也是听人讲的,我自己嘛,当然知道啦.呵呵,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你现在不跟我混了,所以我想, 这件事情,还是要让你出面,去月浦和成权刚他们讲一下.说明我的意思.”九月份的天气,白日里依旧笼罩着毒辣的阳光,到了晚上,便起了阵阵的凉风,吹到身上好不舒爽.我回到家里换了身干爽的衣服,出了门便走在永清路上.一路看见两旁都是坐在藤椅上打牌乘凉的大人小孩,心里忽然感觉很是安乐.其实能够天天过上这种生活,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.我对自己说道.这时候,忽然听到对面有人在喊我的名字:”周周,周周.”我顿下脚步,侧头望去,便见着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对面正向我挥手.看到这个熟悉的身影,我的嘴角牵动,慢慢露出了笑容.”锋锋.”我叫了一声,就向着马路对面走去… “tmd,你怎么晚上有空出来瞎逛啊,我还以为你在饭店忙着呢.”锋锋眨着眼睛对我说.我捅了他一拳说:”正好出去有事,中午人太多,没有照顾到你.你别怪我哦.”锋锋嘿嘿笑道:”本来中午有事和你讲,但没有找到机会.你太忙了.现在倒是正好碰到你.” 我歪着头问啥事呀,锋锋搂着我,说:”兄弟,我们一起去学开车吧.” “什么? 学车?”我问锋锋道.”怎么会忽然想起这事情来?”锋锋嘿嘿笑道:”我哥买了辆二手车开,我看着手很痒,哥就让我去学车.说学完了就把这车送我.” “嘿…你可爽呀.”我踢了锋锋一脚.”怎么样,陪我一起去吗?”锋锋又问我.我想了想,点头道:”好,反正最近也没啥事情.去就去.” 锋锋笑道:”太好了,我明天就去报名,帮你一道就报了.”我点头说:”那你去办吧.有啥事情通知我.”我看了看表.又说:”我得走了,回头联系.”锋锋笑道:”那你去吧.有事我打你电话.”告别了锋锋,我到路边打了辆车,向着欧阳路李全德的公司开去…

看着黄勇这么说,我想这些人基于义气肯定会帮中涛去干这件事,但肯定心里也不愿意爱现在就冒这个险, 在这个时候,去月浦砍人,可是有去无回的差事. 于是我对黄勇说,”打个电话给中涛吧,我看这件事也应该缓一缓办才好.现在去太危险.晚上我和涛涛再谈谈.”黄勇听我这么一说,面现喜色道:”周周,那样最好,你能劝劝中涛的话,说不定他会改变主意.”我嗯了一声道:”你给他打个电话.说约他晚上一起吃饭.”我骑着车来到了附近的吴淞客运码头,一眼看到前面的客运处门口停着几辆出租车.我把自行车朝旁边的绿地扔下,便跑了上去,拉开最前面那辆车的车门.跨了进去… 二十分钟后,我来到了纪念路上的那个破旧仓库门口.看着那辆出租车掉头远去,我伸出手,在卷帘门上敲了三下,停一下又敲了五下.然后闪到一边.过了会,便听见门里响起钥匙开锁的声音,然后便是卷帘掀起的隆隆声.接着,李毅的脸从门里露了出来.向左右探视着.我躲在墙角,向李毅招手轻道:”喂,我在这里.”李毅点了点头,从门里出来,转身拉下卷帘,走到我身边,说:”董胜还没回来.”我问道:”那老头有没有问起过什么?”李毅点头说:”他问了,问我们是谁.我们告诉他是月浦的人.但是他似乎不信…” “什么…他不信?”我皱眉问道.我飞车到家,从柜子里翻出一张光盘,向怀里一塞,然后拿起电话打给了庄微:”小微,我现在就要见你.” “什么事呀? 几天见不到你人影,也不知道来陪人家玩…”小微在电话里嗔道.”二十分钟以后我到你家楼下接你,见面再说.” 讲完这句,我便挂了电话… 我开着车,飞奔在高架上,心中想道:”就这么把小微牵扯进来,到底好么?” 但是我转瞬又想,这件东西只有放在小微这里才是安全的,这时候,我也只能相信她了.” 我到四川路时,小微已经在弄堂口等我了.我刹车在他面前停下,按下车窗招呼道:”上车!” 他弯下腰,看见是我,愣了一下,问:”你借了别人的车来开?” 我笑着摇了摇头,说,”这车是我的,上来说话.”小微叫道:”哈,两天不见,你啥时候买车了,也不跟我说一声.”说着,拉开车门坐了进来. 上车后,我从上衣口袋里拿出那张光盘,交给小微道:”这东西你要帮我保存好.”小微见我神色凝重,皱眉问道:”这是什么东西?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?” 我转头望向车外,叹了口气,说:”我也不来瞒你,这两天,我经历了一些事情,也惹了些祸端,这张光盘里的东西,关系到我的性命…”我说到这里,看了小微一眼,只见她蹩着眉心,直直望着我,却不说话,我心里颇有些惊异,心想,”她倒是胆大,要是遇着寻常女孩.定然惊慌失措…”我继续说:”这光盘里的东西,是我抓到对方的把柄,只要这东西一天不被那人拿到,他就一天不敢动我.” “这人是谁?”小微忽然问道,语音里竟似微微透出股狠劲来. 我呆了一下,笑道:”这个么…”小微忽然凑过身子来,搂着我的肩膀,说:”周周,我想要知道,你的仇人是谁,你没事倒好,要你真有了什么事情,我也不会怕他.我一定会替你报了这仇.”实战百家乐




(AG8U导航)

附件:

视频推荐

专题推荐


© 实战百家乐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

请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,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!

实战百家乐: